在西方的文學傳統裏,父與子經常處於對立矛盾的關係。天神宙斯(Zeus)必須打敗自己的父親(Cronus)才能稱霸於奧林卑斯山(Mt. Olympus)。伊底帕斯王命中註定會殺死自己的父親,娶自己的母親而後繼承王位。希臘三大悲劇詩人之一Euripides所寫的悲劇Hippolytus中,亦涉及父親(Theseus)對兒子(Hippolytus)的猜忌與不信任,最後導致忠貞的兒子被控與後母(Phaedra)有染,含冤而死。父子之間的爭戰衝突亦是現代電影經常探討的主題。從李安的「推手」到最近坎城影展的得獎影片「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探討的都是父親的價值觀,強加於兒子身上時,所造成的情感暴力、傷害與束縛。

有別於父子矛盾如此熟悉的主題,本文要列舉一篇英詩來探討父親那種說不出口,卻真實細膩的愛。

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作者: 羅伯海登

Those Winter Sundays 
by Robert Hayden
 
Sundays too my father got up early 
and put his clothes on in the blueblack cold, 
then with cracked hands that ached 
from labor in the weekday weather made 
banked fires blaze. No one ever thanked him. 
 
I'd wake and hear the cold splintering, breaking. 
When the rooms were warm, he'd call, 
and slowly I would rise and dress, 
fearing the chronic angers of that house, 
 
Speaking indifferently to him, 
who had driven out the cold 
and polished my good shoes as well. 
What did I know, what did I know 
of love's austere and lonely offices? 

 

 

 

 

  

那些冬日的星期天 

作者: 羅伯海登

 

星期天父親也是一樣清晨即起, 

在灰黯的寒冷中穿上衣服, 

然後用平日風霜中做粗活 

而龜裂疼痛的雙手

將餘火挑亮。沒人謝過他。

我醒來聆聽寒冷碎裂、崩解。

等屋內暖和,他就呼喚,

於是徐徐地我起身更衣,

憂懼那間屋裡慣有的忿怒,

漠然對他說話──

他已驅走了寒意

也擦亮了我的好鞋。

我何曾理解,何曾理解

愛心嚴峻而孤寂的責任?(彭鏡禧 譯)

我們都希望能和父母親享有和諧的親子關係。然而,現實卻不一定能盡如人意。對於自己年少時對待父親的態度,作者在這首詩中表達了懊悔之意。就在回顧過去之際,他開始領悟父親無私的愛。回憶著父親為自己和家人所做的瑣碎小事,如在一早生火和為他擦亮皮鞋,作者察覺到某種父母對子女的愛,是他過去從未注意到的。當他回憶─並想像─父親是如何溫暖了這間房子,作者對父親的冷漠也開始溶化;取而代之的則是愛和感激。他明白愛不僅僅是擁抱和親吻,也並非永遠都溫暖而熱情,它很可能呈現出冷酷嚴峻的那一面。確切地說,成熟的愛常常需要自律及自我犧牲。在我們備感壓力的青春期,可能會發現的父母親,尤其是父親,無法輕易地把對我們的愛說出口─有時是在我們最需要感受到愛的時候。這種情形固然令人沮喪。然而,若我們心存感激,屏除自我中心,就會發現他們的愛一直都在,只不過不是以我們預期的方式表達罷了。

創作者介紹

Holly's Secret Garden

h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