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失落的世界」中之殖民主義

     恐龍在文學及電影的想像中,不外是一種遲緩、笨拙、怪誕及過時的龐然大物。它被賦予的抽象意義總是負面而具威脅性。以電影「侏羅紀公園」的續集「失落的世界」為例,恐龍再次成為和人類敵對的他者(the other),讓人類陷入極大的危機與恐懼中。以商業電影而言,它的視覺特效值得讚賞,給觀眾帶來不少娛樂。享受完感官刺激之餘,再對它的意識型態稍加省思,便能發掘其中的殖民主義(colonialism)。筆者在本文中,試以西方強權的殖民經驗來解讀此影片。 

     「失落的世界」呈現兩種不同的殖民心態;一種是對殖民地應予尊重並使其保有自己的獨特文化。另一種則是對殖民地應多加利用,以增強殖民帝國本身的實力。男女主角這組人馬代表的是前者,生化科技公司代表的是後者。前者來到恐龍存活的島嶼,目的是觀察並記錄其生態,是為研究及保育,不為任何商業的利益。他們的角色,可以說是西方帝國強權的另類聲音。在殖民主義盛行的十九世紀末,西方有些知識份子,認為不該對殖民地橫加掠奪資源,應該尊重其獨特的文化。他們相繼來到殖民地,目的不在享受政治及經濟的利益,而在滿足對異國文化的好奇。他們以西方人的眼光來觀察殖民地,用自認為是客觀的角度來描繪殖民地的風俗民情。自十九世紀末以來,西方學術界便充斥這類對東方國家的研究論述。以白種人的觀點來看東方世界,處處隱含著殖民強權的優越感。遙遠的東方是顢頇、怪異、及怠惰的同義詞。相對於西方文化所強調的理性,東方文化是神祕而難掌控的。以西方為主體所作的觀察結果,東方成了異類的他者,相較之下,西方文化更顯優質。在「失落的世界」男女主角這組成員中,有生物學家、數學家及攝影家等,他們觀察恐龍的生活型態,正如觀察殖民文化的西方學者,目的為滿足知識的好奇。除了男主角在上集「侏羅紀公園」曾親身經歷恐龍的威力,對這次旅程感到些許恐懼外,其它的成員都對這次的生態之旅抱以高度的期待,內心充滿興奮之情,尤其是是飾演古生物學家的女主角。能親歷這與世隔絕的島嶼,目睹地球早期的絕種生物,是一生難得的經驗。這塊被海環繞的島嶼類似那遙遠的東方,島上的恐龍是地球上古老的生物,和悠久的東方文化遙相呼應。他們體型的龐大笨重,長相之可怕猙獰,跟東方文化的怠惰及怪誕特質有異曲同工之妙。原本以為是一趟刺激有趣的異國之旅,卻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靨。被殖民的他者是神祕難以掌控的,就像恐龍世界是可怕而不能侵犯的。即便是出自善意的干涉,這異質的第三世界仍會作出最不理性的攻擊反應。女主角試圖要救治小暴龍的腿傷便是一例。當她善意的援引西方科技要救小恐龍時,得到的回報竟是母恐龍兇殘的攻擊。西方白種人自認為是仁道的舉止,在被殖民的第三世界看來,卻往往是一種文化侵犯。當殖民強權遭到被殖民者的強力反抗後,會對其冥頑不靈的心態感到憤怒與懼怕。女主角在遭受恐龍的攻擊後,轉而對她所醉心研究的動物感到害怕。這一路的人龍追逐戰,象徵殖民過程的攻防戰。恐龍所代表的異質文化,是非理性難駕馭的一方。這神祕難解的世界,最好由它自生自滅,少干涉為妙,否則它的反撲力量,將會威脅到殖民帝國的生存。影片最後在聖地牙哥發生了暴龍的肆虐橫行,無異是為殖民帝國敲了一記最響的警鐘。

     除了以關懷研究為表象的殖民心態外,片中的生化科技公司代表的是另一種意識型態---對殖民地的經濟掠奪。科技公司派大批人員購置各式精密儀器及武器,為的是活捉恐龍,開設主題樂園供人觀賞,藉此賺取大筆門票收入。他們純粹是為經濟的目的來到此島,對恐龍無情的射擊與捕殺,最後也得到恐龍血腥的回報。當初西方強權經營東方殖民地時,也是以武力為後盾,經濟為前提,對被殖民者的反抗,一律以暴力擺平。西方帝國所到之處,只要插上他們的國旗,這塊土地就屬於他們的,接下來便以槍砲來鎮服當地人民,奪取當地資源以供帝國本身的茁壯發展,科技公司正是這一類型的帝國主義者。任意獵殺恐龍代表對殖民地資源的強取豪奪,只求賺取豐厚經濟利益,無視於對殖民地造成的傷害。獵捕兇猛的暴龍,透露著西方世界中,普遍存在對異國文化的好奇。沒有大眾的窺探欲望,科技公司不會花費巨資來捕捉恐龍。可是當這個神祕的異質文化被強行移植到文明之地時,卻帶來無比的殺傷力。暴龍在聖地牙哥的肆虐,隱含著異質文化入侵的危險。西方的高度文明,一旦被異質文化滲透,將被摧毀殆盡。這樣的場景,把西方與對東方的矛盾情結,顯露無遺。西方人對神祕遙遠的東方,一方面存在要控制駕馭它的欲望(desire);另方面又存在著對它的懼怕(phobia)。本片充分揭露殖民主義的心態,它的本質在於剝奪(exploitation)。 剝奪的方式有粗糙及細緻之別。前者以武力槍砲為特質,後者以人道關懷為表象。後者在譴責前者之於,往往忽略了自己也是侵略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lly 的頭像
holly

Holly's Secret Garden

h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