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願望」這部影片,和古希臘詩人荷馬的史詩「奧德賽」,有著微妙的相似處,筆者將它稱為迷你的現代版「奧德賽」。

     首先,「小太陽的願望」 中,全家人所乘坐的福斯迷你巴士,等同於「奧德賽」中的返鄉船隻。兩者所承載的人,心中都有所追尋;前者要讓家人在選美比賽中勝出,後者是征戰多年的士兵,極欲返鄉和家人團聚。巴士或船隻,皆是一種能幫助主角追尋夢想的工具。「奧德賽」的追尋,是典型英雄式的探險,必須藉著主角的智慧與勇氣,一路斬妖除魔,才能得到榮耀的勝利;「小太陽」的追尋,是反英雄式的,是小人物在現代社會中渴望擁有的東西---親情。兩者在追尋的主軸下,各自開展出精采無比的故事。「小太陽」雖沒有「奧德賽」的刺激冒險,但家人間彼此心靈的交會,自我的解放,在在引人深思。相對於「奧德賽」的刀光劍影,「小太陽」有的是家人與朋友之間的口角爭執。因爭吵而了解,因了解而體諒、寬恕,最後一家人學會了互相扶持,彼此接納。

     兩部作品有相同的追尋主題,也同時表現同舟共濟的精神。「小太陽」中有車子拋錨,全家下來幫忙推車的戲。一個人必須伸出援手,扶持另一個人上車,這一幕重複出現了幾次,意味著這趟旅程的意義,在於讓這一家人學習到互相扶持的重要性。另外在途中出現的難關,還包括爸爸遭朋友背叛、哥哥發現自己是色盲無法飛行、爺爺吸食海洛因過量猝死、妹妹遭選美單位的鄙視等。這些難關考驗著這一家人,是否能讓妹妹完成選美的夢想。他們必須爭取時間,及時到達會場,否則妹妹便無法出賽。親情的溫暖終究克服了一切的挑戰,讓爸爸重新振作,哥哥放棄執著,爺爺猝死的悲傷轉換成動力。他們齊心協力,讓妹妹得以在舞台上展演爺爺教她的才藝,那是一場真實的情欲熱舞,也是高貴淑女們所唾棄的通俗文化秀。這一家人最後在舞台上共舞,除了代表對妹妹的支持外,還彰顯了活出自我的重要。別人的眼光、夢想的成敗不重要;要緊的是自己有沒有全力以赴去追逐夢想,有沒有及時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讓他們在追求夢想的途中,不至於跌得頭破血流,喪失鬥志。這份同仇敵愾、相互扶持的精神,也同樣展現在「奧德賽」中。奧迪修斯多次冒險拯救他的部屬,如逃離獨眼巨人(Cyclop)的島嶼、解除女妖賽喜(Circe)的圈禁、躲避歌唱女妖(Sirens)的誘惑等。英雄和小人物的冒險都必須經歷一些難關,從困難中學習解決之道,才能得到真正的智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兩部作品中有一項共同的難關,那就是遺忘(forgetfulness)的誘惑。這個誘惑會導致追尋(Quest)的失敗,讓逐夢者無法達成目標,流連忘返於不該耽溺之處。所謂遺忘,不僅是字面上所指,忘記一切的往事而已。它還意味著逃避責任、好逸惡勞、貪享安樂的心態。有多少青年學子,在校時意氣風發,譴責社會亂象;等到有錢有權後,就忘記改造社會的初衷,怠惰卸責者有之,紙醉金迷者更不乏其人。此類之人,都可稱為遺忘的臣服者。安逸對追尋夢想的人而言,是極大的誘惑,必須靠堅定的意志力才能克服。奧迪修斯的士兵們,吃了蓮花島上的蓮花後,馬上忘了家鄉的一切,只想待在這個島上終老。「小太陽」中的爺爺,不想面對安養院的孤獨,於是吸毒成癮,藉毒品忘記生活中一切的挫折與憤恨。毒品和蓮花,兩者象徵的是世人逃避痛苦,趨向安樂的欲望。這種暫時性的解藥,都不是治根的辦法。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帶給周遭的人更多的問題。像爺爺的猝死,差點耽誤了妹妹比賽的時間;士兵們不願回家,也耽擱了奧迪修斯的返鄉行程。

     最後來談兩者結局的相似性。奧迪修斯經過了十年,終於返回家園,和妻兒團聚。「小太陽」的結局,是爸爸開著故障的小巴,全家人帶著勝利幸福的笑容回家。和啟程時大家心事重重,互相攻訐的畫面,形成強烈的對比。兩者的回程,不僅是家人有形的團聚,更是親情的凝聚,以及自我的成長及突破。追尋的主題在家人彼此扶持下,落下最完美的句點。

imglittle%20miss%20sunshine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lly 的頭像
holly

Holly's Secret Garden

h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